English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
中共入世负效应:侵蚀市场经济道德基础

文章来源:网络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0-25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帕特森于2018年10月23日在华府“全国新闻记者俱乐部”发表新书《中国、贸易和权力:为何西方的经济参与失败》。(Jennifer Zeng/Epochtimes)

【大纪元2018年10月25日讯】(英文大纪元记者Jennifer Zeng报导/吴英编译)周二,一位财经专家表示,对于西方国家来说,容许中共治下的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是一个重大误判,因为中国没有一如预期地发生政治变革,反而巩固了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。

长年旅居亚洲的财经专家斯图尔特?帕特森(Stewart Paterson),10月23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国家记者俱乐部举办新书《中国、贸易和权力:为何西方的经济参与失败》(China, Trade and Power: Why the West’s Economic Engagement Has Failed)发表会,表达其对中共入世带来不良后果的看法。

西方国家与中共的经济合作失败

帕特森表示,西方国家原以为帮助中国入世可以改变中共,但是这个如意算盘落空了。中共采取与西方社会对立的价值观,威胁西方的政治体制,并且成为西方国家的竞争对手。

“没有进行政治改革,中国无法如西方国家所预期地转向西方自由主义。更糟糕的是,中国经济上的成功反而更巩固了中国共产党的执政权力。”帕特森说。

“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及商品淹没了全球市场,中国企业盈利能力提高了,但却是以其低廉的劳动力及工资为代价,进而冲击西方社会的经济发展。”

随着中国的入世,中国7.5亿劳工进入全球贸易体系,但是其工资仅为先进国家的10%。帕特森表示,面对中国入世造成的通缩压力,西方国家的央行是设定通胀目标,如此更削弱了西方国家贸易利益。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,美联储试图维持低利率来对抗通货紧缩。

帕特森说,所有的这一切发展所造成的结果是“债务、金融脆弱、不平等、低参与和幻灭”。

中国入世后的经济发展

中国在2001年入世后,GDP年增率快速增长,从1992年到2000年间的10%,增加到2000年到2008年的15%。中国出口额从2001年的2,500亿美元,增加到2007年的1.2万亿美元。中国在全球制造业市场的份额在12年内翻了两番,从2001年的6%增加到2013年的24%。

中国的外资在10年内增长了三倍,从1990年到2000年的3,000亿美元增加到2000年至2010年的1万亿美元。中国的外汇储备从2000年的1.7亿美元增长到2014年的3.8万亿美元。

中国仍维持重商主义

帕特森表示,真正的问题是,中国入世后并没有进行深层次的结构改革,走向西方国家预期的经贸体制:市场导向的资本分配、汇率灵活性、国有企业改革、尊重知识产权、公平的工业政策、无歧视的竞争政策、信息共享、法治和市场经济。

中共入世颠覆世界

中国入世后,大量的出口使其受益匪浅,但是全球各国的经济则是深受其害。2001至2011年间,美国和英国的制造业就业人口下降了三分之一。在欧盟,制造业就业人口占总就业人口的比例,由2000年的30%下降到2010年的25%。

中国加入WTO后,企业利润占其GDP的比重逐年增加。在过去的20年,这个比重由5.4%上升到9.2%,然而同期间工资占GDP的比重则由46%下降到43.6%。西方国家的工资在同期间遭遇了自二次大战以来最长的停滞期,实际收入中位数创下最大幅度的下降。

中国入世后,西方国家在对华贸易中并没有获得实质利益,大多数人民的生活水平下降。在中国入世后10年,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名目(nominal terms)增长率,从5.3%放缓至1%,若以实际(real terms)增长率观之,则下降了10%。

政治情势转变

帕特森认为,中国的经济崛起导致了第三世界国家政治忠诚度的转变,这些国家视中国为潜在的朋友、投资者和陪伴者。北京则是要获取第三世界国家的“心灵、思想和钱包”。

未来发展

对于中国入世及未来美中贸易关系走向,帕特森归纳了以下的结论。

中国入世后将其商品大量出口到全球,借此成功地避免了深层次的市场经济改革,中国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也增强了中共政权的合法性。

北京的经济模式被视为是西方自由主义的替代品,而西方国家则多了一个与其价值观相对立的竞争对手。

对于西方国家如何消除这些可怕的后果,帕特森认为,首要任务是“正确地理解我们当初的想法是多么的天真,以及这个想法对我们社会的深层影响。”接下来要决定的事是:“如何界定与中国的关系,以及我们希望的最终走向”。

帕特森认为,川普(特朗普)总统的关税措施,“肯定引起了中国人的关注,并有可能给中国人带来经济痛苦”。

“川普政府(关税措施)的未来走向,取决于他们的目标”,帕特森说截至目前为止,“这个关税措施已造成相当影响,外资从中国流向其它东南亚国家,跨国公司也正在制定有关供应链的应急计划。”

然而,川普政府的关税措施“并不足以解决根本问题,即如何与一个在意识形态上与你相左的政权进行经济交流,而且不会因此破坏自身的经济以及造成不公正的结果。”

帕特森表示,西方国家所犯下的严重误判是,将某些市场因素加入中国经济的“权宜政策”,与“意识形态转向市场改革”混为一谈。中共想要的是永久维持自己的政权和特权地位,因此中国入世后,中共经济体制根本没有发生西方国家原本预期的“意识形态转向市场经济改革”。

至于外传川普威胁要退出世贸组织,帕特森认为,在没有替代方案的前提下,退出世贸组织“可能是一个错误”。

不过,他认为世贸组织的缺陷是,它无法规范市场经济体与极权主义经济体之间的贸易,因为后者采取与市场导向概念相对立的贸易政策。

对于未来中共在国际贸易体制的走向,帕特森认为:“未来中国与西方国家的经济合作程度仍将非常有限,而且会变得更加有限,因为看不出来中共会同意一些我们要求的东西。”#




(责任编辑:admin)

专题推荐


© 1996 - 2017 中国科学院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02857号  京公网安备110402500047号   联系我们

地址: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:100864